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保护动物行动 ——发人警醒的故事呼吁保护动物立法

2012年12月28日

2012年5月23日,40岁的妇女周颖逃到上海彭浦镇派出所寻求保护,因为据报道她领养小猫后又虐杀了它们,为此大约有20位爱猫人士到她居住的小区抗议,并动手打了她。一段网上视频显示,在派出所门口,一群人谴责周颖,要她归还两只最近她 领养的小猫。这段视频立即在网上传开。周颖从派出所出来后,通过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嘲笑指责她的人拿她毫无办法。同年8月,网民发现周颖又用化名薛露仪开始领养猫,立刻在微博上警告上海的动物爱好者小心。5月事件之后,网民开始了对周颖行踪以及虐杀猫的人肉搜索行动,这一行动从2012年中一直持续到现在。

网上发表的一张周颖的照片。2012年5月。

周颖虐猫事件持续在网上发酵,引起各种讨论,包括对几个网络调查的各种回应。这些调查有的建议应该对周打得更狠点,有的呼吁出台有关保护动物的立法。最近,微博还就“打伤上海虐猫妇女的爱猫人士是否应该受到法律处罚?”进行民意调查。截至美东时间2012年12月28日11点16分,选择“应该”的为13058(52.5%),选择“不应该”的有11830(47.5%)。这一事件是日益扩大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所面临的机遇和复杂挑战的典型案例。中国公民通过网络动员采取集体行动,呼吁法律改革;与此同时,也存在着人肉搜索功能会导致暴力、给锁定对象的生活造成严重影响的问题。2012年7月广东的南方电视台有关这一事件的专题报道,显示了周颖家遭破坏,人被打伤,她本人被解雇;节目还有专家分析,认为周颖可能有心理问题,目前的处境可能会使她的病情恶化。节目结束时,主持人引用美国有关法律,呼吁中国的动物保护法尽早出台。

中国已经有了保护野生动物的法律,但还没有一般性的保护动物、禁止虐杀动物的法律。2009年9月,动物权利活跃人士和法律专家就《动物保护法(专家建议稿)》和《反虐待动物法(专家建议稿)》公开征求意见。这些征求意见稿包括了禁止销售和消费宠物的肉,并要求捕杀者“应当以对动物身体和精神伤害最小的方式进行”。但两个法律草案都未列入2008—2013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立法议程内,因此两个草案可能开始进入立法程序最早也得在2014年1。不过,要想让任何保护动物的法律真正有效,这个社会首先必须是一个尊重其所有成员的尊严和权利的社会。

在缺乏足够动物保护法律保障的情况下,全国各地保护动物的专业人士、志愿人士和热爱动物人士继续使用传统工具和网络工具来提高对保护动物的认识。活跃人士、呼吁团体和知名人士组织和参与了提高民众认识的各种活动,呼吁禁止食用鱼翅2、穿戴皮草3和用动物表演获利4。 与此同时,一些知名微博,如腾讯微博和新浪微博的用户谴责那些做广告卖狗肉猫肉的餐馆5,报道虐待动物的事例6,向宠物拯救人士发出宠物被运出屠宰的警告7,为拯救动物的医疗和居所筹款8。下面是两个公民行动的成功例子,它们也运用了传统的和社交媒体的平台——一个发动强大舆论阻止了一家抽取熊胆汁的公司上市;另一个是成功拯救了为取肉取皮而即将被屠杀的狗和猫。

传统中医认为亚洲黑熊的胆汁在解毒、提高视力、促进肝脏健康和性功能方面有奇效,非常珍贵9。这种医药需求导致全国各地有数百个活熊取胆汁饲养场,把黑熊关在狭小铁笼子里,定期抽取胆汁10。熊胆汁的获取方式已经有了一定的进步,从原来直接宰杀熊获取胆囊,到现在用导管从活熊胆囊中抽取胆汁11;但这仍然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可能会导致熊的身体和精神上的并发症。12 由于这一做法非常残忍,已经引起国际国内活跃人士的关注。“亚洲动物基金”是一个总部在香港的慈善组织,该组织开展了广泛的公众教育和宣传活动,并在成都建立了一个中心13,为拯救出来的黑熊提供庇护场所。中国各地动物保护团体和活跃人士呼吁停止活熊取胆汁。14

传统抗议和网络呼吁两者结合,十分成功地推迟了中国最大的熊胆汁生产商15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试图在2012年2月深圳股票交易所上市一事。之前,热爱动物人士和动物权利活跃人士已经做好采取行动的准备,来自云南电视网的中国野生动物记者以旅游者身份拍下了熊在被抽取胆汁时的痛苦过程,这位记者将视频发到网上。16 这一视频广泛流传,证明了取胆汁的过程完全不像活熊取胆汁的支持者、中国中医药协会会长房书亭所说的那样“简单、自然、无痛,就像开自来水管一样” 。17

在房书亭公然发表误导性评论后,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发出公开信,向中国证监会抗议归真堂上市。首都爱护动物协会、达尔问自然求知社和72名活跃人士、律师、学者、艺术家和其他人士联署了这封公开信。这封信在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的新浪微博上贴出不到一小时,就被转贴4200次。两个星期后,活跃人士在广东省深圳市归真堂零售店外组织了一次示威活动,抗议归真堂上市。一名《中国商报》驻陕西记者在2月下旬也进行了一次调查,他来到归真堂泉州活熊取胆现场,对归真堂所谓“无痛”胆汁抽取过程的真相用图片报道作了揭露,这一报道被新浪微博用户转贴了一万次。直到2012年11月,归真堂仍未上市。该公司表示,虽然公司仍计划上市,但没有时间表。这显然是呼吁者的一个胜利。

 

拯救和重新安置宠物

近来通过网络制止屠杀猫狗取肉取皮的努力,是在中国日益增多的网上呼吁保护动物的又一个例子。在缺乏保护性立法的情况下,动物权利活跃人士在动物被出售或屠杀之前,组织动员拯救行动。当网民看到有动物被运出或准备被运出时,他们就向保护动物权利人士发出警讯,于是,临近运输地点的当地活跃人士及时赶到现场,阻止运输。然后,活跃人士有时与地方当局合作,通过谈判使动物获得释放。在通常情况下,尽管这些动物是偷来的,活跃人士需要付钱才能使它们获得释放。

发表在新浪微博上, 2012年10月31日

2012年4月,发生了一次典型的拯救行动。志愿者在云南省昆明市救出大约500只狗,他们发现其中有好多纯种犬,有的还戴着项圈。另一次发生在2012年10月,江苏省一名警察在例行检查时偶然发现装了一车猫的卡车。一位当地的记者将这个情况通知了徐州小动物救助中心,志愿者立刻赶来协助。货主坚持要得到赔偿,否则拒绝释放这批猫。经过志愿者和警察与货主讨价还价,买下这批小猫的价钱从5000元人民币降到了3500元。志愿者将这批小猫转入他们的中心,至截稿时,他们仍在对小猫进行分隔、治疗的过程中,并为大约400只被拯救小猫寻求捐款和援助。

2012年1月,在重庆发生的拯救1000多只狗的行动则更不同寻常。重庆市小动物保护协会的志愿者们得知警方截下了一辆正要开出重庆的载满狗的卡车,他们立即赶到了那里。在警方、媒体、地方动物检疫局、两位保护动物权利的律师的帮助下,重庆市小动物保护协会在分文未付的情况下救出了所有的狗。

 

超越动物保护行动

有10亿多手机用户和4亿多微博注册用户使用的快速、传播广泛的通讯手段,为动物保护活跃人士传播信息、组织集体行动来影响公共辩论和舆论,改善动物待遇提供了强大的工具。这种动物保护行动的经验必定有利于加强中国公民的参与意识,这对建设一个富有同情心和尊重人权的社会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在缺乏保护动物权利或禁止虐待动物立法的情况下,一个强大的、在网上七嘴八舌的动物保护群体也会产生暴力行为,如同在周颖事件中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对于未来一个重要的教训是,在推动实现社会行动的目标时,非暴力和尊重人权的原则至关重要。

 

相关视频和组织

视频: [拍客]漩涡下的归真堂:潇湘晨报记者现场直击“活熊取胆”(2012年):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UzMjU3NTAw.html

徐州:警民合力救下500只猫咪(2011年11月)
http://www.ntjoy.com/vod/xwsph/nttv1/mtdfs/2012/11/2012-11-02162998.html

北京人与动物环保科普中心
http://www.animalschina.org
“北京人与动物环保科普中心”是一家以志愿者为基础的非营利机构,举办公共教育活动、推动动物权利立法、组织动物营救和安顿动物居住。

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
http://www.csapa.org
“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是一家在北京的义工社会组织,举办公共教育活动、推展和组织动物营救。

中国动物保护网
http://capn-online.info
“中国动物保护网”是中国成立最早的动物权利保护网,有180个中国各地的成员组织。其项目包括 “动物权利在中国”(http://arc.capn-online.info)、网上动物权利和保护小百科(http://arc.capn-online.info)、为中国家庭提供素食信息的“魄维中国素食资讯”(http://povchina.capn-online.info)、第一个制止食用猫肉狗肉团体和个人的“伴侣动物保护网络”(http://ccapn.capn-online.info)。

动物之友
http://www.arbchina.org
“动物之友”是一个推动动物权利立法、组织公共教育、非政府组织能力建立训练,以及动物营救、领养和居所安排的非营利志愿者组织。动物之友还主办了中国高校动物保护联盟,提供中国各地学生团体交换看法的论坛。

别吃朋友
http://blog.sina.com.cn/biechipengyou
“别吃朋友”是一个在北京的、由志愿者经营的非政府组织。该组织促进对人与动物的同情,推动动物权利和素食主义。除经营一个小庇护所外,该组织还以其慈善音乐会闻名。



1. 参见英文《中国日报》2009年6月19日文章“Draft Law to Punish Animal Cruelty”(惩罚虐待动物的法律草案)。^

2. 参见英文《中国日报》2011年9月23日文章“Shark Fin Soup Is Cruel: Yao Ming”(姚明:吃鱼翅汤很残忍)。^

3. 反皮草设计大赛,腾讯微博,2012年9月18日。^

4. 参见英文《中国日报》2012年4月16日文章“Animal Rights Groups Seek Performance Ban”(动物保护组织寻求动物表演禁令)。^

5. 参见爱猫的小马甲的微博,2012年10月13日。^

6. 参见可爱宠物特区的微博,2012年11月3日。^

7. 参见1.15 重庆救狗英文翻译,2012年1月18日。^

8. 徐州小动物救助中心,2012年11月7日; 徐州小动物救助中心,2012年11月9日。^

9. 参见英文新华网2012年2月25日文章“Debate Flares over Artificial Bear Bile”(人工熊胆汁引爆争论)。^

10.  参见“亚洲动物基金”英文网文章“Bear Bile Farming: China”(中国:活熊取胆汁)。^

11.  参见英文新华网2012年2月11日文章“China Bear-bile Producer Faces IPO Backlash”(中国熊胆汁生产商面临首次公开募款反弹);“亚洲动物基金”英文网文章“Bear Bile Farming: China”(中国:活熊取胆汁)。^

12.  英文“上海人”网站2012年2月17日视频“Watch: Bear Bile Being Collected at a Farm”(一农场正在抽取熊胆汁); 英文“亚洲动物基金”网2012年2月的呼吁文章“Opposition to Bear Bile Farming in China”(反对中国活熊取胆汁)、2009年的报告“Compromised health and welfare of bears farmed for bile in China”(中国抽取熊胆汁损害熊的健康和福祉)。^

13. “亚洲动物基金”英文网2012年5月文章“China Says NO to Bear Bile – Update May 2012”(中国对抽取熊胆汁说不—2012月5月情况更新); “亚洲动物基金”文章“Love Moon Bears Week 2012--16 April to 1 May 2012”(2012年爱月亮熊周—2012年4月16日至5月1日)。^

14. 中国62家动保组织呼吁:尽快淘汰活熊取胆业,腾讯绿色频道,2011年3月1日。^

15. 参见英文新华网2012年2月17日文章“Defense for Bear Bile Gathering Provokes Uproar”(为抽取熊胆汁辩护引起哗然)。^

16. 参见英文新华网2012年2月11日文章“China Bear-bile Producer Faces IPO Backlash”(中国熊胆汁生产商面临首次公开募款反弹);英文“上海人”网站2012年2月17日视频“Watch: Bear Bile Being Collected at a Farm”(一农场正在抽取熊胆汁)。^

17. 参见英文新华网2012年2月17日文章“Defense for Bear Bile Gathering Provokes Uproar”(为抽取熊胆汁辩护引起哗然)。^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