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在这个地方,就不讲什么法律、权利

2013年01月03日

【刘德军】维权人士刘德军在文章中描述了他本人去年在北京遭绑架受酷刑的亲身经历。


在这个地方,就不讲什么法律、权利!

我把去年写的被绑架期间的经历发了一部分出来,剩下的要检查一下有没有错误,因为当时写的很仓促。如果在我修改期间失踪,请有我原稿的朋友把剩下的全部公开发表,谢谢大家。

2 月27日早上6:47,北京西客站,我从武汉到北京的火车上出来,经过一夜的长途旅行,早餐还没吃。因为才农历正月十八,进京的人员很多,我本来二十号就 在武汉买票,但被告知最早的卧铺票只有26日晚的,而且还是上铺。下车后人多,好不容易看到北出口,已经离七点只有几分钟了,下台阶时,有一个子不高的年 轻人拿着相机举得高高的拍摄,明显不是拍他附近的已经到了台阶下层的人,而是对着刚到台阶最上层的我,我就注意上他了。当我下了台阶走过他后,他又快跑到 我前面继续拍摄,我就肯定是针对我的。我就边上另一个很短的台阶,边发推特消息,当时手机信号已经不畅,发了好多次推也不知道是否发出去了。同时我注意到 一个个子不高,大概不到一米七的样子,瘦瘦的,留着络腮胡子,下巴前翘,穿蓝色羽绒服的人在跟踪我,出门后发现天下着小雪,我在出站后拍了这个跟踪者的照 片,但无法发送出去,随后我发现他和那个拍照者是一伙的,就尝试发没有他照片的文字,但一直显示发送失败,但上天保佑,我出来后发现那两条推特消息已经发 出去了。

随 后我就到西客站前的公交站牌处准备坐车回五道口我的住处,但因为我钥匙因去香港及回大陆后滞留了一大段时间而找不到了,但我留有备用钥匙在五道口一个因爬 山认识的教师处,就打电话问他是否在家,并说了被人跟踪的事,当时我认为没事,以为他们跟踪是为了防止我去王府井,就告诉该教师说没事,并说我先去他家, 他告诉我他下午才有时间,我就说那我先找个地方待着等他。

说完我就排队准备坐公交车。约五分钟后,到了车前,我正准备从广场下到马路上好上车时,左边一个高个子挤我,我说别挤,排队啊,他挤不动我,这时右边一个高 个也拉我,我还奇怪,问拉什么,这时右边冲上来一群人拉我,同时左边的那人也在挤我,我就明白了,当时很多人都惊讶的看着我们,我以为只是为了防止我去王 府井,就说,别拉,我跟你们走就是了。说完往他们拉的方向走,看到一辆黑色无牌照和越野车,这时他们开始殴打我的脸,并有人取下了我的眼镜,我当时还将他 们想得太善良,说“我不是说了跟你们走吗,别打”,并继续跟他们走,这时一个约一米七左右的人掀起他的外套往我头上套,估计是怕被别的乘客或路人拍照,并 抱着我的头往车那边走,我说我自己上车,你别推,但他在我一条腿跨上车时,却整个身体往我头上压,我上半身就趴在了车板上,他也倒在车板上,我说我自己上 去,但他们很多人却按着我往上推,我自己起来后上了车,坐在后座上,那个把我扑倒在车上的人又挥拳打我的眼睛和嘴,我抓住他的拳头说,别打了。他说妈的个 逼的,打的就是你,并又想把拳头往我脸上打,但因为被我抓住动不了,这时一个头目样的人拿着手铐铐上我抓住他拳头的右手胳膊并说算了,我以为他们真算了, 就松开了手,他们把我右胳膊反别到背后,并铐上了另一支胳膊,并套上一个黑头套,这次头套是双层的,外层是布的,内层是厚实的胶袋,不透气。这时先前打我 的人又挥拳朝我脸上打,虽然对我造成不了伤害,我却觉得这人太恶劣了,就说,别打了,你还能打死我啊?他说,就是打死你丫的又怎么样,说着继续打,我说那 你就继续打吧,他打了几下后看我没有叫喊,估计觉得没意思,就开始解我身上的包,因为铐着手铐,取不下来,就把包带卸了下来,后来我的电脑包没还我,但却 发现把包带子扔到我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带出来的一个袋子里了,而且带子的铁扣都被老虎虑钳剪断了,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把它剪断(后来想起来了,是他们不知道 怎么解开电脑包的背带扣子,就剪断了)。

然后车就朝东开了,开不多久可能是上了三环或者高速,然后一直开了个把小时,中间停过两次,不知是收费站还是什么路障之类的。我被头套套得非常闷,出了很多汗,我想不是经常锻炼的人,肯定受不了。

到 一个地方后,他们让我下车,然后把我架得腰弯成九十度的样子经过一个九级台阶,拖到了一个平台上,估计是宾馆门前的地方,地上铺着紫红色的地板砖,可能是 大理石的。然后进了一个门,经过大厅,又上了十一级台阶,然后转角上了十二级台阶,很像刘沙沙描述的她在人大东门被绑架那次被带到的地方。然后向左转,走 了几米,进了一个门。他们把我拖进去后,让我跪下,我没理他们,就上来一群人按我,踢我腿打我全身各处,当时我还被套着头,看不到是哪些人在打我,但我能 听到那个扑倒我的一米七左右的人的声音,他们无法将我按跪后,就有一个人命令其他人“把他抓紧,按紧!”,然后他就别住我的腿,搂住我脖子,往前摔我,别 的人也都使劲把我往地下推,终于把我推得趴在地上,后面的人踩着我的膝窝和小腿,揪着我头发,拽着我的胳膊,拉着我的衣服,把我上半身往起拉,我一直对抗 着,直到把我腰拉成九十度直角,再往后拉,我的身体就从膝窝处打弯了。他们把我拉成跪姿后,就取掉我头套,那个扑倒我的人就不停地扇我耳光,我问他:“你 们究竟是法西斯还是……”,话还没说完,他就又扇上了,边扇边骂“你妈逼的,敢说我们是法西斯!……”,我说你们这样的行为不是法西斯是什么。

他又打了一会儿后,说”把他扔地上”,后面的人就把我推倒在地上,他说,给你几个小时的时间,给我老实想清楚你的事情,不好好说就整死你,从现在起你做任何动作都要喊报告。

我 就倒在地上,铐子勒得我的手很疼,明显感觉肿起来了。(时隔五十多天后,右手神经仍然有些麻痹,还有些骨质增生。)留下了两个人看守我,其中一个踢我叫我 坐起来,我没理他。后来又换了一班,其中一个人看我既不喝水,也不上厕所,也不听他们的坐起来,就对我说,你不要抗,到这儿来的人,还没有一个能打破这儿 的规矩的。

几 个小时后,进来一群人,把我拖到靠内间门口面对着房间里的一个桌子,那个在上车时扑倒我的一米七左右的人拿着一个电警棍,竖放在桌子上,然后厉声问我: “为什么到这儿来?”,我说我住北京,准备回到我住的地方去,他又问一遍“为什么到这儿来?”,我说我不是说了嘛,我住在北京,准备回我住处去。他一拍桌 子,吼道“妈逼的!是问你为什么到这个地方来!“同时手朝下指着房内地板。并拿电警棍打开电筒强光照着我,我说,哦,是说到这个房间来啊,我也不知道你们 为什么把我弄这儿来。

他 就喊道“按住他!”然后拿着电警棍正着我额头正中电了两下,然后又蹲在我右边,拿电警棍对着我右脸腮帮子电了两下,看我没反应,又说:咦,他妈的还 挺……,然后可能调高了电压,又朝着腮帮子上的同一地方电了两下,然后换到右脖颈上电,电了很多次,我感觉就像万亿根密集的火烫的钢针扎了进去,然后他又 移动颈椎上电,因为脊椎里全是神经,导电性能非常强,我感觉受到强烈的震动,先是电棍接触点像受到重击一样的,然后这种感觉传导到脊椎中断,然后是尾椎接 触地面的地方,三处的力度几乎没有差别。

然 后又移到左边脖颈,直到把脖子上的皮都电焦了,几乎不能导电了,又移到右脸腮帮子上,随着电击次数的加多,感觉到有一张火热的钢丝网以电棍接触点为中心往 外拉自己的脸,应该是神经网络过电时的感觉。随后他又移到两边耳朵上电,刚开始还只是耳垂有强烈的刺痛感,耳垂皮肤电焦麻痹后,他又改到电右边耳朵眼,两 三下后,就感到从整个右半边脸像有无数钢钎向大脑中心飞速刺入,但只停留在右半脑上,这下我清晰地感觉到了右边脑半球的存在。我想这样可能会电坏我大脑, 就用最大的声音喊叫,希望他们忌讳外面的服务员听到而有所收敛。电我的那个圆脸、黑、稍胖、一米七左右的人,也就是开始上车时扑倒我的人,叫我不准叫,又 电了几下,但我更大声地叫,他对别人说:“他妈的得换个地方整,这儿别人能听到。”(待续)


照片为我被电50天后所拍,伤痕仍能看到。衣服上的金属材料全被剪掉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