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陈光诚安全出走 其兄侄二人被警方带走

2012年04月27日

中国人权今天从可靠消息来源处了解到:陈光诚日前成功逃脱当局的监控,目前很安全,并明确表示:“不会出国,要留在中国。”

知情人告诉中国人权说,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和侄子陈克贵已被警方抓走。陈光福的妻子和陈克贵的妻子告诉赶到山东沂南县东师古村的5名律师说,陈克贵是在自己家的院子里被30多个警察抓走的,当时她们都在场。当律师与警方交涉为陈克贵辩护事宜时,警方却称陈克贵在逃、不在公安手里,并说已经发出通缉令。律师们担心陈克贵在警方手里会出意外,明确对公安人员表示:“人是你们带走的,你们必须要为他负责。”5名律师目前无法了解到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以及孩子和母亲的情况。

中国人权还获悉,参加营救陈光诚计划的人士中目前至少已有两人被抓,他们是珍珠(何培蓉)和另外一名男性网友。消息来源说,珍珠是在南京的家里被抓的。

4月27日,YouTube上公布了一段陈光诚的15分钟视频。在视频中,陈光诚向中国总理温家宝提出三项要求:依法严惩对他和家人实施犯罪行为的人、保障他家人的安全、彻查有关官员在用于维稳经费中的腐败行为。

在视频中,陈光诚讲述了沂南县公安、党政干部数十人对他、他妻子和母亲大打出手以及在18个月遭软禁期间被严密监视的情况——当局最多时派出近百人,在他家周围形成层层看守线:以他家为中心,里一组外一组,从他家扩展到村口,最严重时甚至到邻村;当局还雇人开车巡逻,范围可达村外5公里甚至更远。陈光诚还揭露了官员雇佣大量人员监视他和家人以从中捞钱的腐败行为。他在视频中还表达了对目前家人安全的担忧。

视频讲话内容实录如下:

敬爱的温总理:

好不容易我逃出来了。网上所有的流传,以及临沂对我实施暴行的指控,我作为当事人,在这里向大家来证明那都是事实,而且事实发生得比网上流传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温总理,我正式向您提出如下三点要求:

 

一、依法严惩罪犯

对这件事情您亲自过问,指派调查组展开彻底调查,还原事实真相。对于是谁下命令,命令县公安、党政干部七八十人到我家里入室抢打,并加伤害,而且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一个人穿制服,打伤了不让就医……谁做出这样的决定,要展开彻底调查,并对此依法做出处理,因为这件事情实在太惨无人道,有损我们党的形象。

他们闯入我家里,十几个男人对我爱人大打出手,把我爱人按在地上,用被子蒙起来拳打脚踢,长达数个小时,对我也同样实施暴力殴打。像张健(音),像县公安的很多人我们都认识,像贺勇(音),像张生东(音),像在我出狱前后多次打我爱人的李献立(音)、李献强(音)、高兴建(音)等,这些人员要做出严肃处理,还有一个姓薛的,我不知道名字。

我以当事人身份,对所有这些违法犯罪的人做出如下指证:他们在入室抢打的过程中,像张健,他是我们双堠镇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多次扬言说,我们就是不用管法律,就是不用管法律怎么规定的,不用任何法律手续,你还能怎么着?他多次带人到我家里,去对我家实施抢劫,对我家人实施殴打。像李献立,他是在我们那里长期领着二十多个人对我实施非法拘禁的,其中他是第一组长,这个人多次对我爱人实施殴打,曾经追到半道把我爱人从车上拖下来实施殴打,而且对我母亲也大打出手,凶恶无比。还有像李献强,在去年的十八号下午(原文如此),把我爱人打倒在地。据说他是我们乡镇司法所的工作人员还是所长,当时把我爱人的左臂严重打伤。

在我们村口打来人、打贝尔的那个人,据我所知叫张生和(音),是我们乡镇的工作人员,他应该就是网民们所说的“军大衣”,他在去年2月份还曾向CNN扔过石头,就是他,没错,这个我知道。我听说还有很多网民,被一些女看守打了,但是当时我并不知道雇的有女看守,后来一了解才知道,这些所谓的女匪,都是从各村调来的妇女主任,也有的是这些组长们的亲戚,但绝大多数都是妇女主任构成的。还有像高兴建和其他很多不知名的人员,但我知道他们都是公安系统的,虽然他们不穿任何制服,虽然他们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但他们自己竟然扬言说,我们现在不是公安。那我问他,你们不是公安是什么?他们说,我们现在是党叫我们来为党办事的,我想这个我是不相信的,他顶多是为党内某个不法干部办事的。

从各方面信息显示,他们除了这些乡镇干部,每个组里有八个人以外,最少的时候每个组也还雇来二十多个人,一共三个组,也就是七八十人。今年在善良的网友们不断参与、关注下,最多时他们雇佣的达到了几百人,对我们村实施整体的封锁。大体的结构是,以我家为中心,我家里一个组,我家外面一个组,外面这个组分散在我家周围四个角上和路上,再往外,以我家为中心,所有的路口都有人,从我家向四面八方不断地分散开来,一直到村口。最严重的时候一直到邻村,在邻村的桥上也坐着七八个人。然后这些不法干部还利用手中的权力命令邻村的干部在那里陪着。然后还有雇来的一批人开着车不断地巡逻,巡逻范围可达我村以外五公里甚至更远(还要多)。这样的层层看守,在我村里至少有七八层。而且把我们村周围所有进村的路都编上号,据我所知,都编到了28号路。到时候他们来“上班”的时候都分到“谁谁谁去28号路”。所有的路口都是这样。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草木皆兵。

据我所知,参与对我实施迫害的,光县公安刑警,双堠镇党政干部,加起来有九十多人到一百人左右,他们数次对我们实施这种非法迫害。我要求对他们展开彻底调查。

 

二、依法保障家人安全

我虽然自由了,但是我的担心随之而来,因为我的家人、我的母亲、爱人、孩子,还在他们的魔爪之中。长期以来他们一直对我的家人实施迫害,由于我的离开,他们可能会实施疯狂的报复,这种报复可能会更加肆无忌惮。

我爱人左眼框骨曾被打得(应该是)骨折,到现在还能摸得出来。腰部曾经被他们蒙着棉被在家里拳打脚踢,到现在为止,第五腰椎和骶骨的地方还有明显的突起,左侧第十、第十二肋骨,明显还能摸到疙瘩。而且惨无人道的是,当时打伤以后还不让就医。

老母亲在生日那天,被乡镇的一个党员干部掐着胳膊推倒在地,仰面朝天,头撞在东屋的门上,害得母亲大哭一场,而且母亲向他们指控说,仗着你们年轻,你们行,这些人还恬不知耻地说,对呀,年轻、行,这是真事,这是事实,年轻就是行啊,你老了就是打不过我们呀。何等无耻,何等惨无人道,何等天理不容啊。

还有我几岁的孩子,每天上学要三个人跟着,每天都要进行搜查,所有东西都要从书包拿出来,书本挨页去翻。在学校里看着不让出门;一回来就关在家里,不让出大门。

还有我整个家的处境,从去年的7月29号断电,一直到12月14号才给恢复。从去年2月份就不让母亲出去买菜,让我们生活急剧困难。所以对此我非常担心。我也要求网友们不断地关注,加大关注力度,以了解他们的安全情况。也要求咱们中国政府,本着捍卫法律尊严、维护人民利益的角度,保证我家人的安全,否则他们的安全没有保障,如果我家人出任何问题,我都会持续地追讨下去。

 

三、依法惩治腐败

大家可能会有些疑问,为这么这件事情持续了数年,始终没能解决呢?我在这里告诉大家,地方上不管是决策者还是执行者,他们根本不想解决这个问题。作为决策者,是怕自己罪行暴露,所以不想解决。而作为执行者,里面有大量的滋生腐败。

我记得八月份他们对我实施文革式批斗的时候曾经说,你还在视频里说花了三千多万?你知不知道这三千多万是2008年的数字?现在两个三千多万都不止!你知道吧,就这,还不包括到北京到上层去贿赂官员的钱。你有本事你再往外说吧。他们当时就说过这样的事情。

还有很多被雇来的人说,我们才拿多点钱?大头都让人家给剥净了。这的确是他们发财的一个很好机会。据我所知,乡里拨的钱到组长手里,每雇一个人一天一百块钱。这些组长再去找人的时候,就明确地告诉他,说的是一天一百块钱工资,但我一天只给你九十,那十块我扣下了。在当地,劳动一天也就是五六十块钱工资,做这样的事情不需要付出多大劳动,很安全,还一天三顿管着吃,他们当然都愿意干,九十块钱也愿意干。可是这一个组二十多个人,对于组长来讲,一天就是二百多块的收入。这个腐败是何等的厉害。

另外据我所知,我在被关押期间,在家里跟(监视)我爱人的这些人,他们的组长在家里把土地拿出来,全部种上菜,然后他们组里吃菜的时候就从他那里买,他自己买自己卖,从中谋取利益。这些事情民众都知道,但是一点也没有办法。

据我所知,他们有一次告诉我说,这个维稳经费县里一次性就能给乡镇拨几百万元。而且他们说,我们能拿多一点,大头都让人家拿了,我们顶多也就是喝点汤。可见里面的腐败是何等的严重。这种金钱和权力是何等地被乱(滥)用。因此,对这种腐败行为,我要求温总理展开调查处理,我们老百姓纳税的钱,不能就这样白白让地方不法干部拿去害人、去损害我们党的形象。他们在做所有这些见不得人事情时,都是打着党的旗号去做的,都说是党让他们去做的。

温总理,这一切不法行为,很多人都不解,究竟是地方党委干部违法乱纪、胡作非为,还是受中央指使?我想不久您应该给民众一个明确的答复。如果咱们对此展开彻查,把事实真相告诉公众,那么其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如果您继续这样不理不睬,我想民众会怎么想呢?


欲了解更多有关陈光诚的消息,请参阅: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